搜档网

搜档网

当前位置:搜档网 > TPP手抄版最终版

TPP手抄版最终版

(一)简介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也被称作“经济北约”,是目前重要的国际多边经济谈判组织,前身是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P4)。是由亚太经济合作组织成员国中的新西兰、新加坡、智利和文莱四国发起,从2002年开始酝酿的一组多边关系的自由贸易协定,原名亚太自由贸易区,旨在促进亚太地区的贸易自由化。

2008年美国高调全面参与TPP,澳大利亚、越南、秘鲁和马来西亚随后加入,成为TPP创始成员集团(P9),此后,墨西哥和加拿大先后宣布加入TPP谈判。2013年7月,日本也正式加入TPP谈判,成为TPP 的第12个成员(P12)。2015年10月5日,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取得实质性突破,12个成员国,包括由新西兰、新加坡、智利、文莱、美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墨西哥、越南、秘鲁、马来西亚就TPP达成一致。

(二)Tpp主要议题以及内容

(1)主要议题:

1.关税减免和市场准入

2.国有企业

3.政府采购,4知识产权,5技术性贸易壁垒,6贸易救济,7农业和农产品,8劳动工人权益,9环境保护,10竞争,11合作和能力建设,12跨境服务,13海关,14电子商务,15 金融服务,16投资,17法律问题,18原产地规则,19卫生与植物检疫标准,20电信。

(2)TPP协定的主要内容。

一是实现零关税

二是金融业务要求全面开放。

三是“贸易权大于主权”原则

四是全新的国有企业提案

五是知识产权整体保护程度较高

(三)协议特点

全覆盖

涵盖关税、投资、竞争政策、技术贸易壁垒、食品安全、知识产权、政府采购以及绿色增长和劳工保护等多领域。

宽领域

PP协议条款既包括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原产地规则等传统的FTA条款,也包含知识产权、劳工、环境、临时入境、国有企业、政府采购、金融、发展、能力建设、监管一致性、透明度和反腐败等亚太地区绝大多数FTA尚未涉及或较少涉及的条款。

高标准

作为亚太经济一体化的重要平台,TPP其协议内容和标准均显著超过现有FTA的水平。TPP的“高标准”,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美国的自由贸易理念及其战略利益诉求。比如,在货物贸易领域,要求最终实现全部贸易品零关税;在服务贸易领域,采用了“准入前国民待遇+最惠国待遇+例外条款”的方式。其次,TPP协议中专门增设了劳工和环境条款,并与贸易相挂钩,通过强加于别国较高的劳工和环境标

准等,将有助于美国借此对其他成员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出口产品实施贸易制裁,以达到维护其自身利益的目的。

(四)对策及其影响

对中国的潜在影响

TPP的定位是开放的高水平、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区安排,TPP 体现了美国“一体两翼”的自由贸易战略,一旦建成,囊括主要的发达国家和亚太经济体,对于世界和中国经济的影响是深远而重大的。

其一,将冲击中国的出口贸易和对外投资。

任何的区域一体化安排对区域内成员的贸易和投资都是有利的,而一旦建成全面的自贸区,对于中国出口和对外投资的冲击是不可避免的。

其二,TPP将重塑国际贸易和投资的新标准与新规则。

一旦TPP和TTIP建成,并形成了新的对外贸易与投资标准和规则。美欧等发达国家将会联合一致,迫使中国等发展中国家被动接受新的贸易与投资标准与规则,发展中国家的贸易和投资的利益会被进一步削减和掠夺。

其三,将削弱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

美国正推动TPP的发展以实现“重返亚太”的战略目标,美国和欧盟针对亚洲的政策协调程度无疑会明显加强,美国借助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协定推动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脚步和进程会大大提速。美国通过北美自由贸易区、跨太平洋战

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以及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等多重区域一体化安排,很容易主导和影响全球多边贸易体系,从而取得战略上的主导权。

其四,也可能会推动全球经济自由化和一体化的发展。

通过TPP和TTIP的构建形成新的国际贸易和投资规则,再吸纳其他国家加入,形成一个近似全球性的自由贸易区安排,最后取代WTO成为新的多边贸易体系,这对于全球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可能是有利的。但由发达国家主导的新规则和新体系在贸易与投资的利益分配上必然是不利于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

面对瞬息万变和快速发展的进程,中国需要制定和认真考虑应对策略,总体的思路可有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全球贸易规则和标准的制定与形成,促使其朝着有利于中国经济增长的方向发展。这要求中国不能坐以待毙,而要积极参与其中,甚或限制与阻挠美欧自贸区对于全球贸易和投资规则的影响。

第二,团结和凝聚其他发展中大国,集体行动影响全球贸易规则的形成,努力构建有利于中国和发展中国家利益的全球贸易和投资规则,促进多边贸易体系的指针朝着发展中国家的方向偏移。

第三,在充分进行利害关系研究之后,如果必要,也可以考虑融入这些发达国家主导的区域一体化安排,成为参与者影响新规则的形成,维护中国的经济利益,在这些规则和标准上分一杯

羹。

第四,加强与美国或欧盟的联系和沟通,促进相互贸易与投资,促成相互区域一体化安排的发展,成为主要自贸区安排的“局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