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档网

搜档网

当前位置:搜档网 > 我的爱好

我的爱好

我的爱好

| 我这个人没什么别的爱好,一是好吃点好吃的,二是买书看书。 人胖,多半因为嘴馋。 喜欢吃点香的东西,虽说不时拿《菜根谭》里的那句话“浓肥辛甘非真味,真味是淡”和老 子的“五味使人口爽”来提醒自己, 可是还是很馋。 二十郎当的年纪, “老饕” 不敢当, “小 饕”我还是可以当的。 喜欢美食,不一定非要吃山珍海味,日常的食物就足以过瘾。瞿秋 白,可以称得上是一代名士了,也是党的高级领导人,什么好吃的没吃过,可就义之前念念 不忘的却是家乡的豆腐。其实有的海味,如鱼翅,本身没什么味道,全靠老汤入味,做得不 好,跟煮粉丝不相上下。还不如扬州煮干丝,以鸡汤煮豆腐干的丝,再放点干贝,素菜荤作, 味道不下于鱼翅。 从小到大,去过不少地方,同时吃过了不少地方的美食。一提起某处, 有的人想到的是美景, 我想的却是美食。 曾经遇见一位西安的同学, 就聊了起来。 谈起西安, 我脑海中就涌出一幅幅小吃的影像:灌汤包、柿子饼、羊肉泡馍、„„ 西安好吃的之多,给 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入秋的时节,石榴和柿子上市,真是美妙之极。西安的石榴以临潼为 佳,曾经去过临潼的始皇陵,当年被项羽一把火烧了,只剩下如今的大土堆。而土堆之上, 就是成片的石榴树。大概西北日照长,蒸发大,石榴和柿子的糖份特别高。这里的柿子做成 柿子饼也很好,在西安吃到的柿子饼,与别处不同,里面夹着桂花豆沙馅。店主将十几个饼 用油纸包成一封卖。可惜当时年纪小,我到现在也没搞懂这种柿子饼是怎么作出来的,豆沙 馅是怎么加进去的呢?以后有机会再去西安一定得去看个究竟。 上海的小杨生煎、小绍兴 的白斩鸡、杭州楼外楼的东坡肉、北京全聚德的烤鸭、哈尔滨华梅饭店的俄式大菜、马迭尔 旅馆的冰糕、稻香村的豌豆黄、王家沙的梅花糕„„ 每当想起吃这些东西的情景,回忆那 在嘴里品尝的滋味,唉,真是一种幸福啊。 人胖,嘴馋是一个原因,另外的一个原因就是 不好动。喜欢坐着看书。要看书,就要买书。逛书店买书就是我另外一个爱好。在嘉定校区 这个小地方,学人书店我几乎天天去转转。这个书店还不错,有不少人文方面的书。在我眼 里,一个书店或者一个出版社,如果只卖或者出版理工类的书,那么它们就名不符实。同济 大学出版社就是一例,原来只是出版那些理工类的书,让我十分鄙薄,觉得堂堂大学的出版 社只是出一些这种书,太有失体面了,怎么跟北大、人大、复旦的出版社比?甚至连广西师 范大学也比不上了。最近终于好转了,为了百年校庆,连续出版了“法兰西”、“德意志” 文化丛书,总算是体面些。 后来学人书店的店员就认识我了,我也经常买书,她们就给我 最低折扣。复旦边上的志达书店,经世书局、左岸书店、鹿鸣书店我也常去转。在本部的时 候,从国康路的校门走过去大概二十多分钟。 我买书有阶段性。初中的时候喜欢看古书, 买了一批这方面的书,后来在我的“怂恿”下,家里给买了一套北大出版社出的《十三经注 疏》 ,可惜这样的一大套我后来却很少读。 高中的时候颇为仰慕陈寅恪、钱钟书二位先生, 有买了不少他们的书。陈先生的《唐代政治史述论稿》 、 《元白诗笺证稿》也都买到手中。对 于一个高中学生,陈先生平直的文言文实在缺乏可读性,后来只是读了一个开头就作罢了。 钱先生的书还是很好读的, 文采斐然, 文字中不时透出机智与幽默。 我经常在睡觉之前翻翻, 挺有意思的。 最近这段时间买了不少哲学的书。 别人说“中康德的毒太深了”, 确实这样。 我几乎把现在市面上关于康德的书买齐了。 武汉大学邓晓芒先生翻译、 杨祖陶先生校对的“三 大批判”, 人民大学李秋零先生翻译的 《康德著作全集》 3— 6卷, 还有韦卓民先生翻译的 N K 斯密的《纯批解义》 、华特生的《康德哲学讲解》„„打算好好研究一下康德。 胡塞尔的书 也买了不少,基本上也快买齐了。其实胡塞尔一直没时间看,但是书先凑齐了再说。感觉上 像是先把砖头瓦片凑齐再等着造房子。这类的书印数少,时间一长就会脱销。我的小算盘就 是“捡到篮里就是菜”,买到手再说。 如今我也“与时俱进”,在互联网上买书。当当网 我常去转转,有时也会买到折扣大的书。前几天我又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淘了五本书,还真不 错。有几本脱销的哲学书还买到了。胡塞尔的《现象学的观念》早就买不到了,没想到网上 还有九成新的书。北大张祥龙教授的现象学讲座,定价 39,网上 19就买到了。为了这个,

TOP相关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