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档网

搜档网

当前位置:搜档网 > 浅论日本民族性格:自大为表,自卑为里

浅论日本民族性格:自大为表,自卑为里

浅论日本民族性格:自大为表,自卑为里

陈建清

摘要:日本以自身独特的角度看待中日关系,并从自己国家利益出发,成为了美国亚太战略的急先锋、马前卒,在2012年宣布钓鱼岛“国有化”之后,未来一段时间,最有可能同中国爆发军事冲突,又能称得上是中国的对手就是日本了。不管是在过去还是现在,日本为何都不能与邻国和平友善共处,这与其独特的岛国环境和自卑心理是分不开的。正因为自卑,它要侵略邻国;正因为自卑,为了避免日本被西方视为与邻国同样的“野蛮”之地,他们要“脱亚入欧”。

关键词:日本;民族性格;自卑;军事立国;政治立国

中国对日本这个邻国的情感极其复杂,在甲午战争之前,中国人是瞧不起日本的,但是随着的国力对比发生变化,《马关条约》签订之后,中国人对日本是又羡慕又恨,日本既是中国学习又是中国仇恨的对象。最终随着日本对中国侵略的日益扩大化,给中华民族带来深重的灾难,日本成为了中国仇恨的主要对象。仇恨会蒙蔽人们的双眼,还是让我们以更加客观的角度来研究这个重要的邻国。

一、日本民族的自卑心理

地理资源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生存发展的基础条件,岛国的地理状况决定了日本与生俱来就是一个资源匮乏的国家,日本列岛陆地面积仅为37.78万平方公里,日本国土约75%属山地丘陵地带,且全国均属地震、火山爆发、台风、水灾多发地区。物质资源的极度匮乏,是日本国土的致命弱点。日本索尼公司董事长盛田昭夫说:“我们日本人为生存所困扰,我们脚下的地差不多每天都要震动……除了水,我们的岛上几乎什么原料也没有,适宜居住和耕种的土地不到1/4。”[1]古代日本与一个高度发达的中华文明隔海相望,日本人自从认识中国开始,就意识到日本同中国存在的差距,森岛通夫说:“与中国的中华思想(中国是文化如花盛开的世界中心之国)相比,日本人则常怀自卑感,常感强大的世界帝国的压迫。”[2]“先天不足”的地理环境,加上日本一直处于文化边缘的地位,最终形成了了日本民族的自卑心理。

岛国的独特地理环境加上由此而形成的自卑心理,日本人形成了强烈的集体意识。集体对日本人来说,既是生存的依靠,也是心灵的寄托。因为,只有在集体当中通过有秩序的分工合作,才能够利用有限的资源进行生产和抵御自然灾害;只要融入集体当中,日本人就会觉得自己是无所不能的,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克服自卑感。所以日本人普遍存在依赖他人和集体的心理,所谓日本的“耻”文化,就是他们害怕被自己人瞧不起,被排挤出集体而失去依赖,有时为了捍卫自己的荣誉,他们会选择切腹自杀,当然现在这种极端现象已经基本不存在了。

日本人这种特殊的集体意识内外有别,对内讲究的是“和”,讲究的是彬彬有礼,讲究的是替别人着想,不给别人添麻烦,这是因为不想被排挤出集体而失去依靠;而对外讲究的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因为日本的自然环境实在是太恶劣了,他们想要获得更好的生存条件,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掠夺,因为他们认为强者欺凌弱者是天经地义的,弱者必须服从强者。就像侵略中国一样,中国始终不肯屈服,他们觉得很不可理喻,所以要杀到中国屈服为止,后来美国在日本投下了两颗原子弹,日本意识到美国才是真正的强者,他们马上转变思想,崇拜美国、心甘情愿顺从于美国。

二、日本民族的自大心理

美国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认为,日本人的自卑感源于日本的耻感文化和日本文化的“自卑感”。自卑感使日本人疏言自我,甚至可以达到“无我”的地步。但是,日本人又有着极强的优越感,从心理学角度来看,因为自卑感会经常地造成一种紧张状态,人不可能长期忍受这种状态。因此,为了达到内心的平衡,人们会从相反的方面,用一种优越感来自我调节。

日本的民族优越心理首先起源于大和民族的固有宗教——神道教。在中华文化传入日本后,大和民族深感自己文化的落后,迫切需要说明自身的神圣性。于是在公元8世纪初编写了《古事记》和《日本书纪》,这两部书捏造了天皇的出身,将传说中的天照大神说成是日本天皇的祖先,天皇是“现人神”。神道教宣扬日本是神国,神道教中举国崇拜的太阳神——天照大神被视为创立日本国的“伟大始祖”。她派遣其孙儿琼琼杵遵从天国下界,主宰后来成为日本国发端之地的“出云之国”上的各部落。[3]

到了17世纪,更是认为日本才是“中国”之地或“中央王国”,理由是:日本不像中国朝廷屡易其姓,日本皇统延续不断,一以贯之;中国土地太广,四周无险可守,屡遭入侵,而日本当天之正道,得地之中枢,正对南面之位。所以日本成为亚洲乃至世界“中央王国”。

明治维新后,在日本民族国家的崛起过程中,日本国内对于选择何种国家发展模式进行了争论,在英国式的“商业立国”模式、普鲁士式的“军事立国”模式和瑞士的小国立国模式三种国家发展模式中,毫无悬念地选择了普鲁士的“军事立国”模式。这是因为,日本人虽然有着“神国”、“中央之国”的优越感,但是他们知道这些都是建立在海市蜃楼之上的,被中华文明压抑了上千年,现在又出现了欧美列强,而且欧美列强和中国还不一样,欧美列强会让日本变成殖民地,他们急迫地需要改变这种现状。而要快速地改变这种状况,通过军事力量是最快的捷径,也最符合日本人的想法,他们觊觎大陆已经很久了,以前的中华帝国强大无比,现在的中国已经垂垂老矣、千疮百孔了。

神道教成为军国主义最主要的激励力量,宣扬上天赋予了大和民族以非凡的心理素质,大和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日本是世界之“本”,而万国乃世界之“末”。在明治维新后的70多年里,日本一共发动和参与了14次侵略战争,除去二战最终失败外,在其余的战争中日本都是赢家。尤其是打赢中日甲午战争,使日本人摆脱了上千年来面对中华帝国产生的压抑感;打赢日俄战争,使日本人成为历史上首次击败白种人的有色人种。这一切都使日本人民族优越感的信念不断增强。

三、自卑为里,自大为表

日本民族的自卑心理是由“先天不足”的地理环境和一直处于文化边缘地位综合影响下形成的,这种自卑心理具有其自身的特点,是与危机意识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在农业社会,他们深感耕地不足,粮食不够,人口又不断增多,进入工业社会,主要的原料和能源绝大部分从国外进口,他们又开始担心资源和能源有一天会被被封锁,现在他们整天在幻想着“日本沉没”。这种与危机意识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自卑心理,可以说已经深入大和民族的骨髓。

在这种自卑心理的长期影响下,难免造成精神过度紧张,他们首先是通过集体分工合作的力量来缓解这种紧张,可是集体的力量也不可能平白无故地创造出资源和能源。接着,他们通过神道教的宗教力量,以“神国”、“中央之国”自居,获得心灵上的安慰。但是最终让他们心灵可以获得解脱和超越的,还是明治维新之后的侵略战争,军事侵略让他们感到了自身的强大,军事侵略让他们可以控制更多的土地,日本终于第一次在军事侵略中找到了真正的民族自信。

二战后,日本又给自己的失败找理由了,它只承认败给了苏联和美国这两个超级大国,日本不承认是被亚洲邻国打败的。是苏联红军打败了他们最精锐的陆军——关东军,是美国军队击溃了他们的海军。早在明治维新时期,基于优胜劣汰的思想,日本认定东方文明必定失败,为了避免日本被西方视为与邻国同样的“野蛮”之地,他们“脱亚入欧”,以西方文明为标准蔑视亚洲邻国。

20世纪80年代,经过几十年的高速发展,日本GDP总量接近美国GDP总量的一半,这时的日本人高呼GDP超越美国,日本要成为世界经济第一大国,日本要成为“正常国家”,日本人在经济上重新找到了民族自信。结果大家都知道,日本早就落入美国设计好的圈套当中,1985年美国诱导日本签订“广场协议”,使日元大幅升值,90年代初日本经济泡沫开始破灭,日本进入了他们称之为“失去的20年”。到了2010年,GDP总量不仅没有缩小与美国之间的差距,反而越拉越大,最终被中国超过。

自从经济衰退,世界经济第一大国的希望破灭,日本政局开始不稳,首相更换频繁,国内缺乏凝聚民众力量的目标。1993 年日本政坛精英、民主党核心人物小泽一郎在《日本改造计划》一书中提出“正常国家”,声称,日本政治家必须改变日本战后的政治体系,否则,日本将落得古代迦太基人的灭国下场,迦太基人相信,只要有财富就足以维持一个国家的发展,但是迦太基最后为罗马所灭。进入新世纪之后,“正常国家”论逐渐占据了主流地位,直到2009年同为民主党领袖的鸠山由纪夫当选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上台想要加强与亚洲国家的关系,承认战争罪行,并认为美国领导的全球化时代已经走向终结,要实现“对美独立”,想把普天间基地搬出冲绳县,结果鸠山由纪夫连奥巴马的面都见不到,首相的位置只维持了8个半月。

这几年来,日本几乎每年都要向联合国申请“入常”,想要通过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来实现“政治立国”,但是日本又不肯反省战争罪行,遭到以中国为首的亚洲国家的强烈反对,今年更是被中国一口否决。“国家正常化”的努力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给日本民族的自信心带来的沉重的打击,如果日本“入常”无望,或者日本无法实现“对美独立”,那么自卑而又精神过度紧张的日本人很可能为了“国家正常化”的目标而做出疯狂的举动,2012年宣布钓鱼岛“国有化”很可能只是一个前奏!日本又一次成为了中国周边和平的主要威胁。

参考文献:

[1]盛田昭夫.日本造:盛田昭夫和索尼公司[M].北京:三联书店,1988:244.

[2]森岛通夫.透视日本:兴与衰的怪圈[M].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0:19. [3]王金林.简明日本古代史[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84:2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