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档网
当前位置:搜档网 › 20007NCCN子宫颈癌筛查指南解读(1)

20007NCCN子宫颈癌筛查指南解读(1)

20007NCCN子宫颈癌筛查指南解读

重庆市肿瘤医院肿瘤研究所周琦唐郢

NCCN是美国国家癌症协作网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的英文缩写,NCCN作为21家世界顶级癌症中心组成的非营利性学术联盟,制订的《NCCN肿瘤学临床实践指南》不仅是美国肿瘤领域临床决策的标准,也已成为全球肿瘤临床实践中应用最为广泛的指南,在中国也得到了广大肿瘤医生的认可与青睐。

由于存在患者特点、医疗水平与体制等方面的差异,在中国直接应用该指南仍存在一定困难。鉴于此,NCCN与中国肿瘤专家进行了密切的合作,已开始着手制订符合中国人群的NCCN指南中国版,目前已有肺癌、乳腺癌、子宫颈癌、大肠癌等肿瘤的中国版。

本子宫颈癌筛查指南是NCCN2007年发布的,学习本指南,对我们开展子宫颈癌早诊早治有很好的借鉴作用。

一、前言

尽管在美国子宫颈癌的发病率、死亡率显著下降,但2007年仍有11150人发病,3670人死亡。自从宫颈细胞学作为当前宫颈癌早期筛查的手段来,NCCN 子宫颈癌筛查指南的主要目的是更好的评估、管理、指导早期筛查。

指南包括推荐的筛查技术,筛查间隔,异常筛查结果及阴道镜检查结果的下一步处理。宫颈细胞学包括巴氏涂片及TCT,除非特别说明,本稿所指的宫颈细胞学技术均指上述两种。高危型HPVDNA检测可联合用于子宫颈癌的初步筛查及宫颈筛查有异常细胞学结果后的进一步检查。

阴道镜及阴道镜下宫颈活检已成为评价患者是否有异常宫颈细胞的主要方法。通过聚光解剖显微镜放大10-16倍观察宫颈。阴道镜检查前应先用4%的醋酸宫颈染色,可以通过宫颈醋酸的染色及阴道镜下宫颈血管的形态进行宫颈活检以排除宫颈浸润癌及判断宫颈癌前病变的范围,如果能够完整看见宫颈鳞柱交界区(即宫颈移行区),则为满意的阴道镜检查,不必行颈管搔刮,否则应该进行颈管刮术。并讨论孕期阴道镜检查。

对于宫颈异常的确切处理方法包括LEEP,宫冷刀锥切,激光、冷冻及全

子宫切除。

二、什么时候开始宫颈癌筛查及筛查间隔

根据美国癌症协会的建议,第一次筛查应开始于第一次性生活后3年或不晚于21岁,初筛后应每年巴氏涂片筛查1次或TCT每2年1次,30岁以后的妇女,也可以选择每3年1次宫颈细胞学联合高危型HPV DNA检测进行宫颈癌筛查。宫颈细胞学联合高危型HPV DNA检测的结果如果都是阴性,则筛查间隔至少为3年。对于HPV阳性妇女的筛查间隔目前不明确,这些妇女应在她们的主治医生的建议下继续筛查,直到有更多的数据明确了适当的筛查间隔为止。

30岁以上的宫颈癌低风险妇女,如果有连续3次以上的年度筛查正常,可在其主治医生的建议下延长筛查间隔,如2-3年1次。对于子宫次全切除的妇女,应采用相似的方法筛查。如果医生查体及病理检查证实宫颈完全切除的妇女不需要进行宫颈癌筛查。如果患者在子宫切除术前有CINII或III,则术后应行阴道细胞学筛查,直到有10年没有异常阴道细胞学结果为止。

目前的筛查方案适合于以前未行过筛查的患者或既往筛查不满意或结果不详的妇女,另外,如果妇女有高危因素,如有宫颈癌病史,雌激素暴露,免疫抑制(如HIV感染),应持续筛查。

当有以下情况时,妇女的宫颈癌筛查可以终止。如70岁以上的患者,10年内没有异常的宫颈细胞学结果当患者合并严重疾病或危及生命的疾病时,可以终止筛查。总之,患者何时终止筛查应该是由患者的主治医生权衡利弊、风险、筛查的局限性等后再做出决定。

HPV疫苗能够防止HPV16、18型病毒感染,但是只有70%的宫颈癌是由这两种病毒引起,接种HPV疫苗妇女仍然有患其它不常见的HPV病毒亚型引起的宫颈癌风险。因此必须强调HPV疫苗接种并不与常规的宫颈癌筛查相冲突,接种疫苗的妇女也应按照筛查指南持续筛查。

三、筛查流程与异常结果的处理

(一)初步筛查:

NCCN建议宫颈细胞学筛查的报告应采用Bethesda System 2001版,包括以下8种:

1肉眼可疑

2巴氏细胞学阴性

3巴氏细胞学检查不满意

4巴氏细胞学检查提示浸润型宫颈癌

5不典型鳞状上皮细胞:无明确意义鳞状上皮细胞(ASC-US)、可疑高度鳞状上皮内不典型增生(ASC-H)

6 低级别鳞状上皮内病变(LISL)

7高级别鳞状上皮内病变(HISL)

8不典型腺上皮细胞(AGC)

(二)筛查第二步

1肉眼病变——宫颈活检

2涂片阴性——更据筛查指南决定筛查频率

3涂片不满意——立即复查,如果有感染则治疗感染

4涂片提示宫颈癌——宫颈活检,如果没有可视病变可诊断性锥切或活检如果宫颈肉眼病变明显或可疑,应进行宫颈活检,因为宫颈浸润癌存在时,宫颈细胞学也可能为阴性。当宫颈细胞学提示宫颈浸润癌时,应在肉眼可见病变区域行宫颈活检,如无肉眼病变区域,可以行诊断性宫颈锥切。如果宫颈细胞学报告采样不满意,应在3月内重复,如果有感染,则在第二次采样前应抗感染。(三)青春期及21岁以下妇女的筛查

鳞状上皮细胞异常

由于青春期及21岁以下妇女的HPV阳性发生率高且LISL病变经常退变,所以对她们的异常鳞状上皮细胞的处理需特殊处理。有一项多因素研究报道年轻女性在初次性生活后几年内有一个高的HPV阳性率,这些统计资料提示对于这一人群,HPV不应作为鳞状上皮异常的下一步处理方法,因此NCCN指南特别提示HPV检测不应推荐给青春期及21岁以下妇女。另外一些研究表明了在年轻妇女中,LSIL有典型的退变复原现象。有少部分青春期及21岁以下妇女可能只有很少的CINIII进展到宫颈癌,大部分患者在随后的筛查中CINIII有退变。因此,对于21岁以上的有LSIL的妇女,常规推荐阴道镜,而对于21岁以下的妇女则应首先建议重新细胞学检查。

ASC-US及LSIL的处理

年轻妇女查出ASC-US或LSIL应12月内重新筛查。如果结果为阳性或

ASC-US或LSIL均应在12个月内重新筛查。如果在2年内细胞学结果都是阴性,患者可以进行常规筛查;如果再次细胞学提示ASC-US或LSIL或HSIL,均应推荐阴道镜检查。

ASC-H的处理

由于ASC-H存在更高的CINII及以上病变的风险,对于初筛为ASC-H的妇女应推荐阴道镜检查,并根据阴道镜的结果进行下一步处理。如果满意阴道镜检查的结果为CINII及其以下,推荐重新宫颈细胞学检查及阴道镜检查,如果为单纯CINII,没有其它特别发现,也可选择切除手术,如激光、冷冻、LEEP及冷刀宫颈锥切。如果阴道镜不满意,则应行颈管搔刮及宫颈活检,下一步处理类似于满意阴道镜的患者。

(四)成人鳞状上皮细胞异常

ASC-US及LSIL的处理

对于ASC-US,指南提供了三种选择,与青春期妇女不同,由于HPV感染率低,高危型HPV DNA的检测在这一人群有重要价值。将HPV检测作为一种选择是基于ALTS的研究,该研究证实对于CINIII的判断,HPV检测同直接阴道镜检查同样敏感。另一种选择就是重新细胞学检查。如果连续两个6个月的细胞学检查阴性,则可每年进行1次筛查。如果重新细胞学检查显示ASC-US或更高级别的病变,则推荐阴道镜检查。第三种选择是直接阴道镜检查。

LSIL、ASC-H、HGIL的处理:

在青春期妇女,LSIL常自然消退,因此重复细胞学检查是一种有效的方法。成人则相反,ALTS的研究证实由于没有确定一种最有效的方法,所以对于LSIL 的处理最好采用阴道镜。对于所有超过ASC-US的病变,都推荐阴道镜进行下一步检查。

(五)成人满意阴道镜

评价阴道镜是否满意及阴道镜的价值主要看它是否看见完整的宫颈移行区。妇女如果在满意阴道镜检查后宫颈活检结果为阴性或CINI,则可6月后复查宫颈细胞学或12个月后复查HPV DNA。对于这些患者不建议作切除手术以避免过度治疗。如果在6个月及12个月时宫颈细胞学都是阴性,则病变区域大都会

恢复正常,可以进行常规的筛查。如果发现1次ASC-US或更高的病变,则建议阴道镜检查。如果患者在12个月检查HPV为阳性时,则建议阴道镜检查,如为阴性,则建议进行正常筛查。ALTS的研究建议当初次阴道镜诊断病变为CINI 以内时,确定患者是否有CINII或III,最好的办法是12个月后进行HPV检测。

如果宫颈活检结果为CINII或III,则建议行LEEP、冷冻、激光及冷刀宫颈锥切。如果为了其他原因或加强生活质量,对于CINIII的患者也可行全子宫切除。CKC用于怀疑有宫颈微小浸润癌的方法是值得推荐的。宫颈微小浸润癌的诊断及宫颈浸润癌的处理按照NCCN宫颈癌指南处理。

(六)成人不满意阴道镜

如果阴道镜检查不满意,则除宫颈活检外还应行颈管搔刮。如果宫颈活检为阴性,颈管搔刮为阴性或CINI,则应在第6个月及12个月行宫颈细胞学检查或第12个月行HPV DNA检查。以上同样适用于满意阴道镜。如果颈管搔刮为CINII或III,则要求行LEEP或冷刀宫颈锥切。

如果宫颈活检为CINII,则应行LEEP活CKC宫颈锥切以明确诊断,如果确诊为CINIII,则可选择LEEP,CKC或全子宫切除,但在全子宫切除前需LEEP 或CKC以明确诊断。宫颈活检为微小浸润癌,可行CKC.如果确定为上皮内病变,可选择LEEP或CKC。如果宫颈活检为微小浸润癌或浸润癌,LEEP或CKC 的使用可参见NCCN宫颈癌治疗指南。

(七)HSIL的处理

所有细胞学为HSIL的妇女都应行阴道镜检查,根据阴道镜是否满意进行下一步处理。LEEP或CKC推荐给那些阴道镜不满意的患者,下一步处理见第十章。对于满意阴道镜的处理根据病变是否可见来处理,对于没有病变区域或宫颈活检的患者应行宫颈管搔刮。如果颈管搔刮阴性,可6个月时重复细胞学及阴道镜(包括阴道及外阴)。

宫颈病变确定,可有两种选择。如果不需保留生育功能,患者可选择LEEP。宫颈活检是第二种选择。如果宫颈活检为阴性或CIN1,可选择LEEP或CKC 或选择6个月后复查宫颈细胞学、阴道镜(包括阴道及外阴)。如果诊断为CINII 或III,则可选择LEEP,冷冻,CKC或激光锥切,如果为CINIII,患者又合并有其它切除子宫指征,则可考虑全子宫切除。如果活检宫颈活检为微小浸润癌或

浸润癌,CKC的使用可参见NCCN宫颈癌治疗指南。

(八)CIN进行LEEP、CKC、激光、冷冻宫颈锥切术后的处理

冷冻和激光锥切术后的外科切缘不能被评估。这些患者的下一步处理可根据6个月后复查的宫颈细胞学结果或12个月后HPV DNA结果。对于LEEP或CKC 术后结果的处理,需根据标本切缘的情况。CINII或III切缘阴性的患者或任何CINI的患者可选择12个月后复查宫颈细胞学或HPVDNA, CINII或III切缘阳性的患者可选择6个月间隔复查宫颈细胞学,宫颈管搔刮或重新切除也是选择之一。

复查宫颈细胞学或HPVDNA阴性,则可按指南常规筛查。如复查宫颈细胞学ASC-US及以上病变或HPVDNA阳性,推荐阴道镜检查。

(九)不典型腺细胞(AGC)的处理

宫颈细胞学发现不典型腺细胞,在45%的患者有临床显著的病变,包括CIN,宫颈原位腺癌,子宫内膜癌。因此,对于所有35岁以内没有子宫内膜癌高危因素的患者,宫颈细胞学发现不典型腺细胞,都应行阴道镜及宫颈管刮术。高危因素包括肥胖,雌激素替代治疗,多囊卵巢综合征,他莫西芬治疗等。35岁以上有子宫内膜不典型细胞的患者有异常出血或子宫内膜癌高危因素,阴道镜、子宫内膜活检、颈管搔刮都应是其初步评价的一部分。根据它们的结果进行下一步处理。

宫颈活检及颈管刮术阴性,则应重新对第一次宫颈细胞学刮片进行复核。如果为无明确意义的不典型腺细胞,则可每6个月复查宫颈细胞学,直到3次阴性。如果复核结果为不典型腺细胞倾向于瘤样变或原位腺癌,则应在内膜活检后行CKC。

如果宫颈活检及颈管搔刮都为CIN(I,II或III)或原位腺癌,进一步诊断应采用CKC。然而当一个有良好阴道镜检查的患者宫颈活检为CINI,颈管搔刮为阴性时,适当的处理是每6个月复查宫颈细胞学,直到3次正常。当宫颈活检为CINII或III,颈管搔刮为阴性时,应行CKC。

指南认为,大多数查见AGC的患者合并异常宫颈活检或颈管搔刮结果时都应行CKC以明确诊断及治疗。宫颈原位腺癌的患者使用LEEP的标本切缘阳性率增高。因此当怀疑患者有宫颈原位腺癌或微小浸润癌时首选CKC进行诊断。当

报告为AGC倾向于瘤样变或内膜癌时,CKC之后应行宫内膜活检。

(十)宫内膜活检后的下一步处理

如果内膜活检为阴性,又没有其它理由可以解释AGC,则应行阴道超声来检查子宫内膜的厚度,纹理。如果宫颈活检为增生,则应行子宫扩刮术或激素治疗。如果宫颈活检为不典型增生,则应行子宫扩刮术或到妇科肿瘤医师处就诊。绝经期妇女,如果内膜活检不满意,又没有其它理由可以解释AGC,可行子宫扩刮术或行阴道超声来检查子宫内膜的厚度,纹理。内膜癌的诊断应按照NCCN 子宫癌指南处理。

(十一)宫颈原位腺癌CKC后的下一步处理

指南强烈建议所有宫颈原位腺癌的患者都应按照妇科肿瘤医生的意见进行处理。治疗方案的选择根据患者是否有生育要求来定。宫颈原位腺癌最确定的方法是全子宫切除。如果患者要求保留生育功能,CKC切除的标本切缘阴性,可以连续每6个月复查宫颈细胞学及(或不及)颈管搔刮,直到全子宫切除术后。完成生育功能后强烈建议患者切除全子宫。

然而CKC切缘阴性并不能排除宫颈原位腺癌的仍然存在,30%的患者在后来全子宫切除的标本中仍然发现宫颈原位腺癌的存在。如果CKC切缘有异常腺细胞,强烈建议患者切除全子宫,如果患者要求保留生育功能,也可3月后重新CKC。如果患者推迟全子宫切除至完成生育功能以后,则需在全子宫切除前行CKC以排除宫颈浸润癌。

最后,如果宫颈活检为浸润性腺癌,颈管搔刮,CKC,子宫内膜活检等的处理应参照NCCN宫颈癌及内膜癌指南。

(十二)妊娠期阴道镜

在妊娠期,对于患者的阴道镜检查即随后的处理同前文所述。妊娠期宫颈活检及宫颈刷片检查是安全的,然而为了避免可能中断妊娠,不应进行颈管刮术。对于CIN的治疗应推迟至生育以后。由于阴道镜在妊娠期妇女的价值收到置疑,因此在妊娠期应推荐有经验的阴道镜医生检查。诊断性局部切除仅适用于怀疑有宫颈浸润癌患者。

2022NCCN宫颈癌筛查指南

2022NCCN宫颈癌筛查指南 与2006年ASCCP(美国阴道镜与子宫颈病理学会)区别 对ASC-US、LSIL处理变动小,二者阴道镜检查后的处理基本一致对于特殊人群、如<21岁妇女采用包括细胞学确诊2年的更为保守的途径对于HSIL和AGC的处理强调了即看即治HPV检测列入了阴道镜活检后对AGC的处理HPV检测作为宫颈细胞学检查的补充,正式作为30岁以上妇女的筛查项目 筛查开始的时间 筛查应该从21岁开始对于21岁以前有性生活的少女,应该进行有关性传播疾病的告知的检测,应告知性安全和避孕液基和传统的宫颈细胞学检查方法都可用于筛查 筛查的频率 推荐对于21-29岁的妇女每二年一次对于30岁以上的妇女可以采用细胞学和HPVDNA相结合的方法。对低危的30岁以上、两项检查均阴性的妇女,每3年一次。连续3年细胞学筛查阴性的低危妇女,每3年一次接种HPV16和18者与未接种者策略相同无论宫颈细胞学筛查的频率如何,医生应告知病人每年仍应行妇科检查 高危的人群 有多个性伴侣、性生活过早CIN2、3的病史HIV、HPV感染免疫功能低下、乙烯雌酚暴露史卫生条件差、性保健知识缺乏 筛查终止的时间

65-70岁妇女,连续3次以上细胞学正常,过去10年无不正常史全子宫切除术后,无高度宫颈病变者因宫颈病变切除全子宫者,治疗后应该持续筛查,间隔可适当延长有CIN2、3和宫颈癌病史者,治疗后应该持续每年筛查至少20年 不正常筛查结果的处理 采用三级描述法:CIN1,CIN2,CIN3分年龄处理:<21岁,≥21岁 ≥30岁的患者细胞学检测阴性,HPV阳性时的处理肉眼可见的病变——直接活检细胞学涂片不满意——6-12周内复查,治疗感染细胞学检查阴性——正常筛查 ASC-US处理细胞学如果为ASC-US时,要注意以下因素检查结果重复性差宫颈浸润癌及癌前病变在该组妇女中检出率低HPV阳性率40-51% ASC-US处理对普通人群、绝经期后、免疫功能低下的妇女ASC-US(包括绝经期后LSIL)时以下三种方法任选其一直接阴道镜检查一年内每6月一次重复宫颈细胞学检查,如结果≥ASCUS,行阴道镜检查;如结果正常,6月后重复细胞学检查HPV检测,结果阳性即做阴道镜,结果阴性12月后重复细胞学检查对妊娠期妇女ASC-US或LSIL,首选将阴道镜检查推迟至产后6月。 <21岁不正常筛查结果的处理青春期妇女ASC-US或LSIL的处理选择12月以后重复宫颈细胞学检查,若结果

宫颈癌筛查指南知多少?.

宫颈癌筛查指南知多少? 导读:上周一同行好友笑着问小编,国外宫颈癌筛查指南这么多,你知道都有哪些版本吗?这些指南都是基于什么推出来的呢,咱们国内临床应该如何采纳,能否直接进行“拿来主义”?当时竟无言以对。这几天小编殚精竭虑的搜集了众多版本宫颈癌筛查指南,汇总分析各版本指南的要点,今天和大家简单分享一下。 宫颈癌筛查史:HPV筛查地位“与时俱进” 宫颈癌是目前筛查最有效的一种恶性肿瘤,19世纪40年代至80年代,通过每年一度的巴氏涂片(pap筛查,死亡率已从38/10万下降至8.3/10万,遗憾的是局限于方法学的灵敏度和特异性,此后的20年间宫颈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不再下降。为了进一步降低宫颈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各大权威医疗机构开始致力于探讨宫颈癌的发病机制,寻求灵敏度和特异性更好的筛查方法,并在各大临床研究的基础上不断完善宫颈癌筛查指南。 •19世纪80年代前:巴氏涂片已用于临床宫颈癌筛查,但具体筛查模式并未界定。 •1980年到1987年:巴氏涂片的临床应用开始有明确指导:建议对于20岁以上及20岁之前有性生活的女性,每年进行巴氏涂片检测,如果连续两次均为阴性结果,可将筛查间隔延长至3年。 •1987年筛查再次翻新:建议18岁以上女性每年检测一次巴氏涂片,但筛查间隔可由受检者自由决定。 •1983年:德国豪森教授发现可致癌的HPV16型病毒,次年从宫颈癌患者中克隆出了HPV16和HPV18,HPV开始进入临床视野。 •20世纪90年代:灵敏度和特异性更佳的液基薄层细胞学检测开始取代传统的巴氏涂片细胞学,其中典型代表为LCT和TCT检测。

•1999年:第一个HPV检测试剂被FDA批准进入临床,HPV检测开始登上宫颈癌筛查舞台 •2002年版宫颈癌筛查指南:增加HPV检测作为鉴别异常细胞学结果(ASCUS-LSIL风险大小的方法,但是否检测由受检者自由决定 •2004年-2012年各大指南:建议30岁以上女性进行细胞学与HPV联合检测。•2015过渡版指南:HPV可作为25岁以上女性宫颈癌初筛的重要方法,筛查间隔为3年。 图1 宫颈癌筛查史示意图 指南这么多,你中意哪款? 从19世纪40年代开始宫颈癌筛查已经启动,但各国筛查政策差异很大,少有统一的筛查指导意见。随着对宫颈癌机制研究的不断深入,尤其是近几年,不断有大规模临床验证成果报道,各大妇科肿瘤相关的权威机构开始推出各自的宫颈癌筛查指

最新版NCCNNHL指南解读

2005-2008年临床肿瘤学的重要进展 文章作者:孟令新,文章来源:肿瘤科 2008年7月24日第二届中国肿瘤内科大会在河南郑州举行,会议上孙燕教授讲述了近年来临床肿瘤学的重要进展。 从2005年开始美国ASCO每年评出前一年临床肿瘤学的重要进展。2005年重大进展为:①曲妥珠单抗可降低HER一2阳性乳腺癌复发率;②术后化疗可提高早期肺癌患者生存率;③术后化疗可降低结直肠癌的复发率;④贝伐单抗可延长晚期肺癌患者生存率;⑤贝伐单抗可改善结直肠癌患者生存率;⑥疫苗可有效预防HPV 感染;⑦Lenalidomide可减少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患者遗传异常和输血次数;⑧化疗可改善胃癌患者生存率;⑨替莫唑胺治疗恶性胶质瘤有效;⑩40岁以下人群皮肤癌发病率升高;⑩很多肿瘤患儿成年后存在明显健康问题。 2006年的重大进展是:①Dasatinib可有效治疗伊马替尼耐药的CML; ②Lapatinib改善晚期乳腺癌疗效;③预测少突胶质细胞瘤患者预后的分子标志物; ④奥沙利铂加吉西他滨对胰腺癌治疗无优势;⑤肾癌一线和二线治疗均有新药问世; ⑥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能预防子宫颈癌和外阴癌;⑦腹腔化疗可延长卵巢癌患者生存期;⑧大剂量化疗治疗睾丸癌疗效不优于常规化疗;⑨西妥昔单抗加放疗能延长头颈部癌患者生存期;⑩肺癌预后可预测;⑩FDA批准了两种治疗儿儿血液系统癌症的药物;⑥黑色素瘤患者应常规接受前哨淋巴结活检。 2007年ASCO改变了评定办法,评出包括6项重大进展和24项重要的进展。其中预防和筛查方面的进展有①MRI在乳腺癌筛查的应用。核磁共振(MRI)能否早期发现乳腺癌一直存在争议。一些研究结果表明MRI和乳腺摄影对比能比较早地发现乳腺癌,但从经济角度,假阳性较多,再加上各单位应用MRI的指标不一,所以不可能作为广泛应用的常规监测方法。2007年由于有了新的规范和几组研究的结果提供了如何应用MRI监测早期乳腺癌的规范。美国癌症协会(ACS)首次发布根据资料制定制定应用MRI常规对高危人群筛查的规范,所谓高危人群是在有生之内年发生乳腺癌的机率超过20%的人,例如有强烈乳腺癌家祖史,一些基因突变和其他高危因素的人。有一项研究说明新近诊断的一侧乳腺癌应用MRI监测和乳腺癌摄影及临床检查对比可以更早期发现另一侧乳腺癌。另一研究发现MRI在发现原位导管癌(一种非浸润癌前病变,异常细胞刚发生于乳腺导管的表层)的敏感度明显高于乳腺摄影。特别是对那些生物行为进展性强,容易发生浸润的早期病人。这样尽管乳腺

FIGO 子宫颈癌指南解读(全文)

FIGO 子宫颈癌指南解读(全文) 子宫颈癌在全球范围而言是最常见的女性恶性肿瘤之一。宫颈癌在中低收入国家更为常见,发病率位居第二,死亡率位居第三。约85%的新发病例及90%的死亡病例发生在社会经济欠发达地区。 1 早期筛查与预防 控制宫颈癌发病的两个主要方法是:(1)通过HPV疫苗预防宫颈癌。(2)筛查癌前病变。 1.1 宫颈癌的一级预防接种宫颈癌疫苗。HPV主要是通过性生活途径传播。预防性HPV疫苗接种作为预防措施策略应该重点针对开始性活动之前女性,尤其是10~14岁的女孩。目前许多国家可提供3种预防性HPV疫苗:二价疫苗针对HPV16和18;四价疫苗针对HPV16、18、6和11;而九价疫苗针对HPV6、11、16、18、31、33、45、52、58。后两种疫苗除预防上述癌前病变及癌症外,还可预防由HPV6、11感染所致的肛门生殖器疣。以上3种疫苗均由病毒样颗粒(VLPs)组成的重组疫苗,不携带病毒基因,因此没有传染性。对于9~14岁的女孩和男孩,建议使用2针方案(0.5 mL,0和5~13个月)。如果第二针是在第一针之后5个月内注射者,则建议加用第3针。对于15岁以上和免疫力低下的人,则无论年龄大小,建议使用3针方案(0.5 mL,0,1,6个月)。WHO

目前数据显示HPV疫苗不存在安全性问题。 1.2 宫颈癌的二级预防早期发现和治疗癌前病变。HPV疫苗问世后的近几十年内,筛查仍将是宫颈癌预防的首选。通过检测和治疗癌前病变,包括高级别宫颈上皮内病变(CIN 2和3)及原位腺癌(AIS)预防癌症发生。筛查方法包括传统细胞学检查(巴氏涂片)及液基细胞学、HPV 检测、冰醋酸染色后用肉眼观察。宫颈抹片仍是主要的筛查工具,鉴于10年前实行HPV疫苗后HPV感染率有所下降,许多医疗保健系统正开始改用HPV初筛。这种筛查具有更高的敏感性和阴性预测值,允许延长筛查间隔,甚至在低收入国家,一生可仅筛查1次。VIA是在宫颈上涂布新鲜制备的3%~5%醋酸1 min后观察醋白病灶。在撒哈拉非洲以南的低收入国家已广泛实施。不同国家应选择因地制宜的宫颈癌筛查方法。选择筛查策略原则是可行、简单、准确、可接受、最高危的女性容易使用。通过疫苗接种和筛查联合,未来消灭宫颈癌存在巨大的可能性。 2 FIGO分期 宫颈癌可通过直接蔓延转移到宫旁、阴道、子宫和临近器官(即膀胱和直肠)。也可通过淋巴管转移到区域淋巴结,即闭孔、髂外、髂内淋巴结,然后再到髂总和主动脉旁淋巴结。晚期还可通过血行途径转移至肺部、肝脏和骨骼等远处器官。原FIGO分期主要基于临床检查。FIGO妇科肿瘤委员会对分期进行了修订,纳入影像学或病理证据,形成了2018分期(见表1)。

宫颈癌规范化诊治指南

一、范围 二、术语与定义 三、缩略语 CIN:(Cervical intraepithelial neoplasia)宫颈上皮内瘤变 CTV:(clinical target volume)临床靶区 LEEP:(Loop Electro-surgical Excisional Procedure)宫颈环形电切术PTV:(planning target volume)计划靶区

图1 子宫颈癌诊断与治疗流程 (一)高危因素。 (二)症状。 (三)体征。 妇科检查是临床分期的最重要手段。 (四)辅助检查。 报告格式: b.诊断总的范围 c.描述性诊断

标本量对诊断评价的意义: 评价满意 评价满意但是受限于---(具体原因)评价不满意(具体原因) 诊断总的范围(最适的): 正常范围内 良性细胞学改变:见描述性诊断 上皮细胞特殊:见描述性诊断 描述性诊断: 良性细胞学改变 感染 -滴虫阴道炎 -其它 与下列因素有关的反应性细胞学改变:-放疗 -其它 上皮细胞特殊: 鳞状上皮细胞: ·未明确诊断意义的不典型鳞状细胞* ·鳞状上皮内低度病变包含: - HPV+ * -轻度非典型增生/CIN1 ·鳞状上皮内高度病变包含: -中、重度非典型增生 ·鳞状细胞癌 腺上皮细胞:

·子宫内膜腺癌 ·子宫外腺癌 ·腺癌,非特异性 ·与年龄与病史相符的激素水平模式 ·与年龄与病史不相符的激素水平模式;特异性(NOS) ·不能评价的激素水平;特异性 CIN:宫颈上皮内病变;CIS:原位癌 *不明意义的非典型鳞状/腺细胞应进行进一步追查,以证实是反应性还是癌前病变或者癌。 + HPV感染的细胞学改变包含在低度鳞状上皮病变内。 3.腔镜检查 4.影像学检查 (5)骨扫描:仅用于怀疑有骨转移的患者。 5.肿瘤标志物检查 (一)子宫颈癌的组织学分类。 WHO子宫颈癌组织学分类(2003)

《国际妇产科联盟(FIGO)癌症报告:宫颈癌新分期及诊治指南》解读(全文)

《国际妇产科联盟(FIGO)癌症报告:宫颈癌新分期及诊治指南》解读 (全文) 2018年10月国际妇产科联盟(FIGO)更新了最新版的宫颈癌分期系统,首次提出病理学结果及影像学检查结果用于分期,宫颈癌临床分期首次向手术病理分期靠近,使宫颈癌的诊治发生变革。为了更好地应用于宫颈癌的临床诊治工作中,本文就宫颈癌新的分期及诊治指南进行解读。 1 FIGO2018宫颈癌新分期 2018FIGO妇科肿瘤委员会修订的宫颈癌分期见表1[1]。 1.1 Ⅰ期

1.1.1ⅠA期新分期ⅠA期不再考虑病变浸润宽度。ⅠA1期和ⅠA2期的诊断需行利普刀(LEEP)刀技术或冷刀锥切术,也可以通过宫颈切除术或子宫切除术后病理作出诊断。ⅠA1期间质浸润深度<3mm,ⅠA2期间3mm≤间质浸润深度<5mm,间质浸润宽度不再参与分期。临界值间质浸润深度3mm由ⅠA1期升级为ⅠA2期。淋巴脉管间隙浸润虽不改变分期,但影响治疗决策,ⅠA1期合并淋巴脉管间隙浸润需按照ⅠA2期处理。病变累及宫体不参与分期。 1.1.2ⅠB期ⅠB期根据病灶的最大径线分为ⅠB1、ⅠB2和ⅠB3期。ⅠB期诊断对肉眼可见的病灶可直接活检,活检结果不满意可行诊断性LEEP 术。因病灶最大径线<2cm病例复发率明显低于病灶最大径线>2cm者,故新分期中增加了病灶最大径线2cm为新临界点。浸润深度≥5mm或肉眼病灶最大径线<2cm归入ⅠB1期,2cm≤病灶最大径线<4cm纳入ⅠB2期。新分期中增加了ⅠB3期(病灶最大径线≥4cm)。局限于宫颈的癌灶最大经线为4cm,FIGO2009分期归为ⅠB1期,而FIGO2018新分期归为ⅠB3期。ⅠA期锥切标本的切缘为浸润性癌阳性,应划分为ⅠB1期。 1.2 Ⅱ期新分期Ⅱ期无变动。Ⅱ期包括病灶累及阴道或宫旁。阴道镜检查可用于评估阴道受累情况,影像学检查评估阴道上段受累情况准确性欠佳,感染或巨块型肿瘤导致阴道上段受牵拉时均可出现假阴性或假阳性。磁共振成像(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MRI)可用于评估宫旁浸润情况,准确性优于CT。但因影像学分期常高于临床分期,对评估阴道

2024 NCCN子宫颈癌临床实践指南(第1版)更新要点解读

2024 NCCN子宫颈癌临床实践指南(第1版)更新要点解读 子宫颈癌是全球女性第4位常见癌症,严重威胁女性健康。2023年9月20日,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NCCN)公布了《2024 NCCN 子宫颈癌临床实践指南(第1版)》。新版指南根据现有临床试验数据进行了部分更新,为更好地了解新版指南的变化,现对其进行简要介绍。 由于新版指南主要是一些文字表述的更新,指南的主要内容和2023版差别不大,为避免重复,本次解读仅针对更新的部分,指南主要内容详见本刊2023年第39卷第2期(DOI 10.19538/j.fk2023020115)。 新版指南主要更新如下。 1 冷刀锥切术 冷刀锥切术是子宫颈微浸润癌治疗或诊断性切除的首选方法,但若子宫颈环形电切术(LEEP)能够保证足够切缘并做恰当标记也可接受。除妊娠期外,锥切同时应加行子宫颈管搔刮术。 解读:新版指南强调了在锥切同时需做子宫颈管搔刮术,以避免遗漏子宫颈管病灶。此做法我们一直都在强调,并无新意。微小浸润癌首选冷刀锥切术也无争议。LEEP首选用于高级别子宫颈上皮内瘤变(CIN),是其金

标准治疗方式,用于微小浸润癌并不普遍,主要是担心LEEP的切除范围不够大,阴性切缘不够宽。实际上,对于微小浸润癌的阴性切缘,2023 NCCN指南已从至少3mm更改为1mm,LEEP要达到这个阴性切缘并不难。采用LEEP另一容易被忽略的要求是“整块切除”。施行LEEP时多为分块切除或碎片的原因除了和术者的技术相关外,常见的原因是由于通电时患者不适,身体扭动所致。局部阻滞麻醉多不完全,理想的做法是做LEEP 时采用静脉麻醉。 2 锥切后病理提示为子宫颈癌ⅠA1期、无淋巴脉管间隙浸润者,后续处理 既往有3条路径:(1)锥切切缘阴性但有手术禁忌证者,推荐观察随访。(2)锥切切缘阴性、无手术禁忌证者推荐筋膜外子宫切除术。(3)锥切切缘阳性者推荐再次锥切以评估浸润深度,排除ⅠA2/ⅠB1期。若不做锥切而直接手术者,切缘为子宫颈高级别鳞状上皮内病变(HSIL)推荐筋膜外全子宫切除,切缘为癌者推荐改良根治性子宫切除术+盆腔淋巴结切除术或前哨淋巴结显影。新版指南增加了一条新路径:(4)锥切切缘阳性(HSIL或癌)、有手术禁忌者推荐近距离放疗±盆腔外照射放疗。 解读:新增路径弥补了以前版本的缺漏。子宫颈癌特别是子宫颈鳞癌对放疗较敏感,对于不适合手术的患者,放疗是重要的治疗手段。虽然指南中无明确描述,锥切切缘阳性者补充放疗方式的选择要依据切缘是HSIL或癌而定,切缘为HSIL者,可以采用单纯近距离放疗,切缘为癌者,则需

预防宫颈癌:WHO宫颈癌前病变筛查和治疗指南(第二版)解读

预防宫颈癌:WHO宫颈癌前病变筛查和治疗指南(第二版)解读 宫颈癌由高危型人乳头瘤病毒(HPV)持续感染引起,可通过三级预防措施得到有效控制。但一些中低收入国家由于缺少高质量的筛查且覆盖率低,宫颈癌仍是主要的公共卫生问题[1]。为了改变这种健康不公平性,2018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了消除宫颈癌的行动呼吁,并于2020年11月正式启动“加速消除宫颈癌全球战略”,提出到2030年达到“90-70-90”目标(即90%的女孩在15岁之前完成HPV疫苗接种,70%的妇女在35和45岁之前各接受一次高精度的筛查,90%筛查阳性和宫颈癌变确诊病例得到有效治疗),才有望在本世纪末全球实现公共卫生问题层面的宫颈癌消除(即发病率降低至4/10万以下)[2]。然而,现实与这一目标存在较大差距。因此,WHO组织全球专家,调研、整合最新研究证据和长期实践经验,对2013年发布的《预防宫颈癌:WHO宫颈癌前病变筛查和治疗指南(第一版)》进行更新,并于2021年7月6日发布第二版,以期指导全球各国制定筛查和治疗策略,提高策略效率,助力实现2030年战略目标[3]。本文将从指南制定方法学、对筛查和治疗策略的推荐/良好实践声明(包括筛查起止年龄、筛查方法、筛查间隔、筛查异常人群管理及癌前病变治疗等)等方面对第二版指南进行解读,为我国宫颈癌防控指南的更新和相关策略的制定提供参考。 一、指南制定方法

新版指南的制定遵循《WHO指南制定手册》(第二版)的方法要求,分为以下3个步骤: 1. 审查现有指南,确定需更新或新增的推荐和建议。指南制定小组(GDG)审查旧版指南,根据最新研究证据确定哪些推荐需要删除、验证、编辑或更新,以及是否添加新的推荐。推荐和建议涉及主要内容包括筛查起止年龄、优先考虑人群、筛查方法、治疗策略、随访间隔、筛查异常人群管理和癌前病变治疗策略。最终GDG确定对两大类7种筛查和治疗策略进行评价和比较(表1)。GDG由全球52名成员组成(34名女性,18名男性),代表WHO全球6大区域以及民间社会组织、妇女团体和人免疫缺陷病毒(HIV)感染女性人群。 表1 指南证据收集过程中评价的七种宫颈癌前病变筛查和治疗策略 治疗策略具体方法 筛查-治疗策略:仅依靠初筛阳性结果,即可对女性进行治疗VIA+治疗 HPV DNA检测(自采样或医生采样)+治疗 筛查-分流-治疗策略:对初筛阳性且分流阳性女性(有或无病理)进行治疗细胞学检查+阴道镜分流+治疗 HPV DNA检测(可同时实现HPV分型检测)+HPV 16/18分流/非HPV16/18 阳性VIA分流HPV DNA检测+VIA分流+治疗 HPV DNA检测+阴道镜分流+治疗 HPV DNA检测+细胞学分流+阴道镜+治疗 注:VIA为醋酸染色肉眼观察;HPV为人乳头瘤病毒 表1 指南证据收集过程中评价的七种宫颈癌前病变筛查和治疗策略

宫颈癌及癌前病变规范化诊疗指南

宫颈癌及癌前病变规范化诊疗指南 宫颈癌和癌前病变是女性常见的生殖系统疾病,对女性的健康和生命质量产生严重威胁。为了提高宫颈癌及癌前病变的诊断和治疗水平,本文将介绍规范化诊疗指南,为广大医务工作者提供参考。 宫颈癌是一种原发于子宫颈部位的恶性肿瘤,其发病与高危型人乳头瘤病毒(HPV)感染、性行为、吸烟、免疫缺陷等因素有关。癌前病变是指子宫颈上皮内瘤变(CIN),包括CINⅠ、CINⅡ和CINⅢ,是一种良性的细胞改变,但具有恶变潜能。 规范化诊疗指南是指基于循证医学证据,结合专家共识,针对某一特定疾病或状况制定的一套诊疗方法和流程。宫颈癌及癌前病变规范化诊疗指南旨在提高疾病的诊断准确率、减少并发症、降低复发率、提高患者生存率和生活质量。 常规检查:包括妇科检查、宫颈细胞学检查、HPV检测等,用于筛查宫颈癌及癌前病变。 特殊检查:如阴道镜检查、宫颈活检等,用于确诊宫颈癌及癌前病变。影像学检查:如盆腔超声、CT、MRI等,有助于了解肿瘤的侵犯范围和淋巴结转移情况。

手术治疗:对于早期宫颈癌(ⅠA1期),可行筋膜外全子宫切除术;对于ⅠA2期及以上患者,可选用广泛性子宫切除术+盆腔淋巴结清扫术。对于CINⅡ和CINⅢ患者,可行宫颈锥切术或LEEP术。 放疗:适用于无法耐受手术或术后辅助治疗的患者,包括体外照射和腔内照射。 化疗:采用以铂类为基础的联合化疗方案,如顺铂、卡铂等,可有效缩小肿瘤、缓解症状。 中医治疗:采用中药复方汤剂或中成药,结合中医针灸、艾灸等疗法,可减轻放化疗不良反应、提高患者生活质量。 定期检查:宫颈癌及癌前病变患者需定期进行复查,以便及时发现复发或转移。 早期发现:对有性生活的女性,应定期进行妇科检查和宫颈细胞学检查,以便早期发现宫颈癌及癌前病变。 规范治疗:宫颈癌及癌前病变患者应接受规范化治疗,以提高治愈率和生存率。 心理疏导:宫颈癌及癌前病变患者易出现焦虑、抑郁等心理问题,因

20007NCCN子宫颈癌筛查指南解读(1)

20007NCCN子宫颈癌筛查指南解读 重庆市肿瘤医院肿瘤研究所周琦唐郢 NCCN是美国国家癌症协作网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的英文缩写,NCCN作为21家世界顶级癌症中心组成的非营利性学术联盟,制订的《NCCN肿瘤学临床实践指南》不仅是美国肿瘤领域临床决策的标准,也已成为全球肿瘤临床实践中应用最为广泛的指南,在中国也得到了广大肿瘤医生的认可与青睐。 由于存在患者特点、医疗水平与体制等方面的差异,在中国直接应用该指南仍存在一定困难。鉴于此,NCCN与中国肿瘤专家进行了密切的合作,已开始着手制订符合中国人群的NCCN指南中国版,目前已有肺癌、乳腺癌、子宫颈癌、大肠癌等肿瘤的中国版。 本子宫颈癌筛查指南是NCCN2007年发布的,学习本指南,对我们开展子宫颈癌早诊早治有很好的借鉴作用。 一、前言 尽管在美国子宫颈癌的发病率、死亡率显著下降,但2007年仍有11150人发病,3670人死亡。自从宫颈细胞学作为当前宫颈癌早期筛查的手段来,NCCN 子宫颈癌筛查指南的主要目的是更好的评估、管理、指导早期筛查。 指南包括推荐的筛查技术,筛查间隔,异常筛查结果及阴道镜检查结果的下一步处理。宫颈细胞学包括巴氏涂片及TCT,除非特别说明,本稿所指的宫颈细胞学技术均指上述两种。高危型HPVDNA检测可联合用于子宫颈癌的初步筛查及宫颈筛查有异常细胞学结果后的进一步检查。 阴道镜及阴道镜下宫颈活检已成为评价患者是否有异常宫颈细胞的主要方法。通过聚光解剖显微镜放大10-16倍观察宫颈。阴道镜检查前应先用4%的醋酸宫颈染色,可以通过宫颈醋酸的染色及阴道镜下宫颈血管的形态进行宫颈活检以排除宫颈浸润癌及判断宫颈癌前病变的范围,如果能够完整看见宫颈鳞柱交界区(即宫颈移行区),则为满意的阴道镜检查,不必行颈管搔刮,否则应该进行颈管刮术。并讨论孕期阴道镜检查。 对于宫颈异常的确切处理方法包括LEEP,宫冷刀锥切,激光、冷冻及全

子宫内膜癌NCCN

近日,美国肿瘤综合协作网(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NCCN)公布了《2015 NCCN子宫肿瘤临床实践指南(第二版)》。相比2014年指南而言,2015年第二版与第一版指南在临床实践方面的更新相同,仅在讨论部分新版指南做了相应的更新,现对新版指南进行简要解读。 一、2015年指南(第二版)主要更新 1. 新版指南将旧版指南中的“FIGO 2010分期”修正为“FIGO 2009分期”。 2. 讨论中新增“病理学”部分,强调术后病理诊断的内容及流程,指出术前活检病理标本确定的组织学分级与术后子宫切除标本的组织学分级不一定相符合。有研究提示有15%-20%的术前标本在术后组织学分化会升级。术中肉眼判断切除子宫标本浸润肌层的深度的准确性也与组织学分级有关,一个研究提示G1的准确度为87.3%,G2为64.9%,G3为30.8%。结合近期的研究表明利用前哨淋巴结显像的病理超分期技术(如连续切片及免疫组织化学法)以提高肿瘤微转移病灶检测准确率的潜在重要性。 3. 对于怀疑肿瘤扩散到子宫外的子宫内膜癌患者,可考虑术前新辅助化疗。 4. 放疗原则上指出阴道残端愈合后应尽早开始术后辅助放疗,最好不超过术后12周。 二、分期 新版指南采用FIGO 2009子宫内膜癌和子宫肉瘤的分期标准(表1,表2)。 表1 FIGO 2009子宫内膜癌分期

表2 FIGO 2009子宫平滑肌肉瘤和子宫内膜间质肉瘤分期 注:Ⅲ期是指肿瘤病灶浸润腹腔内组织而不仅仅是子宫底突向腹腔;子宫癌肉瘤的分期和子宫内膜癌相同。

三、2015 NCCN子宫肿瘤诊疗指南(第二版)主要内容 对于子宫肿瘤患者,术前建议进行的辅助检查包括血常规、内膜活检及胸片,非必要性检查包括肝肾功检查、生化检查。如果患者年龄<50岁且有明显的子宫内膜癌和/或结直肠癌家族史,可考虑进行遗产学咨询和基因诊断。 (一)子宫内膜样腺癌 1. 子宫内膜样腺癌的初始治疗 对于子宫内膜癌,治疗前大致可分三种情况:肿瘤局限于子宫体;肿瘤侵犯宫颈;肿瘤超出子宫外。 肿瘤局限于子宫体:如果患者不能耐受手术,可行肿瘤靶向放疗或内分泌治疗;能手术者,若患者不需保留生育功能,手术时需要行全子宫+双附件切除+手术分期,术后辅助治疗见下述。若需保留生育功能,可根据下述的“子宫内膜样腺癌保留生育功能指征”选择合适的治疗方案。 怀疑或有肉眼可见宫颈受侵:行宫颈活检或MRI,若结果阴性,手术方式与肿瘤局限于子宫体时相同。若检查结果宫颈受侵阳性或宫颈已有肉眼可见的浸润病灶,能手术者直接行广泛子宫+双附件切除+手术分期,或先行放疗(A点75-80Gy)后再行全子宫+双附件切除+手术分期;不能手术者则先行肿瘤靶向放疗,再重新评估是否可以手术切除。 怀疑肿瘤扩散到子宫外:检查CA125,有指征者行MRI/CT/PET检查,若检查结果确定肿瘤局限于子宫体者,手术方式与肿瘤局限于子宫体时相同。若病变已超出了子宫但局限于腹腔内(包括腹水细胞学阳性、大网膜、淋巴结、卵巢、腹膜转移)时,行子宫+双附件切除+手术分期+减瘤术,手术的目标是尽可能达到没有可测量的病灶;也可考虑术前新辅助化疗。病变超出子宫但局限在盆腔内(转移至阴道、膀胱、肠/直肠、宫旁)无法切除者,推荐放疗+阴道近距离放疗±化疗±手术。病变超出腹腔或转移到肝脏:考虑姑息性子宫+双附件切除±化疗±放疗±激素治疗。 2. 子宫内膜样腺癌完成手术分期后的治疗 I期患者的术后治疗需结合患者有无高危因素(高危因素包括:年龄>60岁、淋巴脉管间隙浸润、肿瘤大小、子宫下段或宫颈腺体浸润)。 Ⅰa期无高危因素者,G1级术后可观察。G2和G3可观察或加用阴道近距离放疗;

最新:CSCCP关于中国宫颈癌筛查及异常管理相关问题专家共识解读

最新:CSCCP关于中国宫颈癌筛查及异常管理相关问题专家共识解读 宫颈癌仍然是当代严重威胁女性健康的妇科恶性肿瘤。2015年我国宫颈癌新发病例9.89万, 死亡病例3.05万[1]。而2014年末我国人口13.7亿, 其中女性约6.67亿人, 35~64岁女性约2.93亿, 实际需要接受宫颈癌筛查女性约3亿人口。我国宫颈癌筛查面临的主要问题是覆盖率不足, 2010年, 全国城市平均宫颈癌筛查率仅29.1%, 东部经济发达地区约31.3%, 农村约16.9%[2]。中国地域辽阔、资源分布不均, 适宜中国的筛查技术和策略缺乏数据支撑, HPV检测产品众多, 缺乏充分的临床验证数据, 细胞学、组织病理学、阴道镜医师缺乏规范化培训。现有条件下, 宫颈癌筛查及病变的临床管理多参考欧美国家的指南进行[3~6]。自2009年我国开展由政府主导推行的宫颈癌筛查试点项目, 经过7年多的探索, 中华预防医学会2017年结合中国现状制定了《子宫颈癌综合防控指南》[7], 但目前仍存在宫颈癌筛查诊治不规范, 存在诊疗不足和过度医疗, 更缺乏随访等问题。中国的宫颈癌的防治工作任重而道远。 2015年我国成立了由妇科、妇科肿瘤、病理学、妇幼保健、流行病学、基础研究多学科组成的中国优生科学协会阴道镜和宫颈病理学分会(Chinese Society for Colposcopy and Cervical Pathology of China Healthy Birth Science Association, CSCCP) , 通过搭建这样一个平台, 推动我国宫颈癌的防治工作。

鉴于我国尚缺乏更多的临床数据, 为了提高宫颈癌筛查防治效力, CSCCP专家委员会在参考国外已制定常规的基础上, 结合我国经验[8,9]和国外文献, 经过前后四轮专家讨论, 形成CSCCP中国宫颈癌筛查及异常管理相关问题专家共识[10,11], 提出的重点包括筛查中细胞病理学的质控管理、筛查结果异常的管理、阴道镜的规范化检查, 以及组织学确诊的宫颈上皮内瘤变(CIN) 和原位腺癌(AIS) 的管理。01 宫颈癌筛查中细胞病理学的质控管理 鉴于我国细胞学医生严重不足、水平不一, 在细胞学质控管理中, 除医疗行政部门的组织监管外, 强调要加强细胞学及组织病理学医生的培训。具体介绍了质控方案和内容, 包括通过数据库及相关文档回顾性评价以下指标标准: (1) TBS各级判读的阳性检出率(>5000例样本统计量) ; (2) 非典型鳞状上皮细胞/鳞状上皮内病变(ASC/SIL) 比值(1.5~3.0为良好) ; (3) TBS分级判读为不明确意义的非典型鳞状上皮细胞(ASC-US) 、非典型鳞状上皮细胞不除外高度鳞状上皮内病变(ASC-H) 、低级别鳞状上皮内病变(LSIL) 、高级别鳞状上皮内病变(HSIL) 、鳞状细胞癌(SCC) 的高危型HPV阳性率分别为20%~40%、40%~60%、50%~70%、70%~90%、>90%以上为良好; (4) >100例细胞学阳性标本, 包括ASC-US、ASC-H、LSIL、HSIL、SCC、非典型腺细胞(AGC) 、原位腺癌(AIS) , 与组织学最终确诊结果(即宫颈切除术或子宫切除术后的宫颈组织病理学诊断) 的符合率; (5) 阳性病例的随

2019 ASCCP 基于风险的子宫颈癌筛查结果异常的管理共识解读(全文)

2019 ASCCP 基于风险的子宫颈癌筛查结果异常的管理共识解读(全文) 2019 美国阴道镜和宫颈病理学会(ASCCP)基于风险的宫颈癌筛查结果异常和癌前病变管理指南是ASCCP 发起的宫颈癌筛查异常后处理的第四次共识指南,第一次共识会议于2001 年召开[1],随后分别于2006 年[2] 和2012 年[3]进行了更新。2012 年ASCCP 共识中已首次提出同等风险,同等管理的原则,即对5 年内发生宫颈高级别及以上病变(CIN3+)的风险进行分层管理,这在概念上是一大突破,但这一评估依赖于复杂的计算,而且没有充分纳入既往筛查史。2015 年ASCCP 发布了一版过渡指南[4],主要针对HPV 初筛提出了管理建议。2019 年ASCCP 宫颈癌筛查结果异常和癌前病变的管理共识(以下简称为2019 版指南)[5],在既往指南的基础上再次更新,与之前版本的关键区别在于其基于风险值的量化和细化,加入“阈值”概念,同等风险,同等管理更加精细化。例如,从HPV 阳性的ASC-US、LSIL 建议进行阴道镜检查,变为2019 版“基于风险”的推荐:既往筛查和此次筛查结果,当前发生CIN3+ 的风险在4.0% 以上者,建议进行阴道镜检查。提出这一改变的依据是基于此次筛查结果和既往筛查史( 包括未知史) 组合风险评估表[6]。这个评估表来自于凯撒机构(KPNC)的一项前瞻性纵向队列研究,该研究对150 多万名女性进行了历经10 年以上的随访,详细描述了各种风险指标的处理,对此版指南中评估不同风险管理具有决策性的意义。风险升高的患者,建议进行更频繁的监测、阴道镜检查和治疗;而对风险

最新:子宫颈癌手术分期(2023)

最新:子宫颈癌手术分期(2023) 子宫颈癌是妇科最常见三大恶性肿瘤之一,发病率居女性生殖系统恶性肿瘤第2位,位列女性癌症第4位。在我国,特别是中西部地区,晚期子宫颈癌发病率仍较高,是导致子宫颈癌死亡的主要原因。子宫颈癌国际妇产科联盟(FIGO)2018年分期将影像与病理标准纳入新分期。 随后,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NCCN)指南、欧洲妇科肿瘤学会(ESGO)指南以及《中国子宫颈癌诊断与治疗指南(2020版)》均接受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