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档网
当前位置:搜档网 > 现代大学英语精读1课文翻译1

现代大学英语精读1课文翻译1

现代大学英语精读1课文翻译

Unit 1 Your college years1你可曾考虑过作为一个大学生你生活中正在发生和即将

发生的变化?你可曾想到过大学时代教授们以及其他教职工为了你的成长和发展制定了目标?你可曾注意过你在从青少年渐渐成人的过程中会发生某些变化?尽管大学生很少想这些,但是在大学生时代很可能会发生一些主要的变化。2在这段时期,学生们正经受自我

认同危机,他们努力要了解自己的身份,掌握自身的优缺点。当然,优缺点他们兼而有之,且两者都为数不少。重要的是人们如何看待自己,其他人又如何看待他们。皮尔斯和兰多

曾在一篇文章中探讨了爱立信在《国际社会百科全书》中有关理论,根据他们的观点,性

格特征是由先天基因(即父母的遗传物质)所决定,由外部环境而形成,并受偶然事件的

影响的。人们受环境的影响,反过来也影响他们的环境。人们如何看待自己扮演的这两个

角色无疑正是他们性格特征的部分表现。 3学生们经历自我认同危机的时候,他们也开始渐渐独立,但是可能仍然非常依赖父母。这种介于独立与依赖之间的冲突常常发生在青少

年末期。事实上,这种冲突很可能因为他们选择继续接受大学教育而愈发激烈。高中一毕业,一些学生便会立即走入社会开始工作。这种选择的结果就是他们可能他们在经济上获

得独立。但是大学生已经选择了用几年的时间继续掌握新知并且发展自我,因此他们在一

定程度上还要依赖父母。41984年4月杰利弗·A·霍夫曼在《心理咨询杂志》上发表了《即将成人的青年与父母的心理距离》,文章中他提及了人与父母产生心理距离的四个不

同方面。第一,独立处理日常生活的能力,它包括个人独立处理实际事物和自身事务的能力,如理财的能力、选购服装的能力和决定每天工作日程的能力。第二,态度独立,即个

人学会正确看待和接受自己与父母的态度、价值和信仰上的差异。第三个心理分离过程是

情感独立,霍夫曼将这一过程定义为“摆脱父母的认可、亲近、陪伴和情感支持的过分依赖”。例如,大学生们会随自己所愿自由选择专业,而且并不认为必须征得父母的认同。

第四是摆脱“对父母的过度内疚、焦虑、疑惑、责任、反感和愤怒的心理”。大学生们需

要退一步看清自己在介于独立与依赖之间的冲突中所处的位置。5可能大学生们面临的最

紧张的问题之一就是构建自己的性别特征,这包括与异性之间的关系和对未来自身男性或

女性角色的设计。每个人必须将其性格特征定义为男性或女性角色。这一过程中兴奋与受

挫并存。也许没有什么比恋爱更能让学生们情绪低落或高涨的。例如,我曾经和一位年轻

的大学生共事,一次他欢呼雀跃的进了我的办公室,面带笑容,声音激动。年轻人宣布:“我刚度过了人生中最灿烂的一天。”他继续解释他是如何与一位超凡脱俗的女子相遇的,而且这份浪漫的爱情与他梦中所期待的完全一致。而不倒一个星期,同一个年轻人却拖着

脚步神情沮丧的进了我的办公室。他在同一张椅子上坐下来,深深地叹了口气,宣布说:“我经历了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他和那个年轻女子刚刚吵过架,两人的关系不再看好。因而,大学生们与异性交往的方式对他们的情感必定有所影响。6于此同时,这些刚刚成

年的大学生也在学习如何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奉献和收获情感。在这一角度上,成长不仅要

处理与异性之间的关系,还要处理与两性及所有年龄段的朋友之间的关系。随着他们渐渐

成人,他们与异性交往的方式也在发生变化。这时作为成年人他们应该思索如何与同龄人

和睦相处并有礼有节,如何与他们生活中的青少年儿童和睦相处,如何与他们的父母和睦

相处并表达自己的感情。举个我在西南浸礼教会学院读研究生时的例子,当我刚刚修完一门咨询课程后,我去探望父母。在学习这门课的过程中我渐渐意识到,当我的世界不断扩展,新的机遇不断出现时,我的父亲,一个年过花甲之人,正在亲眼目睹自己的世界在变小,选择在变少。在家的那些日子里,我和父亲几次谈心,共同探讨了我课程的内容以及它如何应用到我的生活中。我发觉自己正以一种不同的方式看待父亲,并且把他看作一个我可以鼓励的朋友。我有意识的去鼓励这个从前鼓励过我的人。我在以一种不同的方式与父亲交流。7大学生的另一个变化就是内化他们的宗教信仰、价值尺度和道德观念。从出生开始,就有一位或更多的父母成为他们的榜样,教给他们特定的信仰、价值和道德。然而,当他们到了青春期,这些问题却遭到了质疑,在一些情况下甚至遭到了反叛。现在他们刚刚成年,他们有机会为自己决定人生中将会如何选择何种信仰、价值和道德。60年代末,一位生活在极度歧视其他种族的环境中的年轻女子深信自己种族的

上一页下一页优越性。进入大学后,她很苦恼,因为她被安排在了一间多民族学生共住的宿舍里。在接下来的四年里,这个人为自己很聪慧的学生却发现,在课堂上和社会活动中来自于其他种族的学生像她一样或比她表现得更加精明强干。当她结束了高年级的学业后,她已经渐渐意识到了其他种族的人不仅与她平等,而且可以成为朋友,并且值得她学习的人。这些在大学时代建立起来的宗教、道德和种族价值常常会伴随他们的一生。8除了肯定个人价值,大学生也要培养自己构建知识体系并且运用所学知识的新方式。学术生活的挑战不仅带给他们新的知识,而且促使他们评价自身在生活中搜集、整理和运用知识的效果。对于一些学生来说,这会是一个痛苦的经历,但是对于所有的学生来说,这将是一个成长的经历。曾经和我共事的一个学生转而成了一名英语教师。她向我讲述了大学时代她对文学的态度是如何转变的。“在高中我的英语成绩优异,”她说道,“但是所学内容对我意义甚少。”接下来她继续解释在大学里它如何渐渐意识到文学是了解一种文化的最佳途径之一。她学习的方式已经发生了改变。所有的学生都应该了解他们是如何对待新的知识和新的学习方式的,他们是如何处理呈现在他们面前的知识,以及如何构建这一知识体系的。9最后一点,这些刚刚成年的大学生们正在向世界公民转变,他们开始认识到存在于自己文火中的其他群体,而且也认识到存在于其他文化中的人们。当他们遇到这些人并且与他们交往时,发现自己看到了新的生活方式和新的诠释生活方式。于此同时他们长大成人并且更加成熟。一个人在其家乡的一所社区大学就读的学生解释过,作为学生他是如何慢慢了解一名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学生的枣而这甚至是一个他以前闻所未闻的国家。这名国际学生期望在回国后能有一份政府要职,他有一个在其祖国的重点大学里教授法律的兄弟。这个美国学生和这个国际学生成为了亲密的朋友,很多时候一起分享他们的观念和梦想。这个美国学生说:“因为我们的友谊,我已经开始以一种难以置信的方式来了解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民。以一种不同的视角看待其他国家的人民,我就不能再读报和看国家新闻。他们现在是拥有梦想、希望和努力拼搏的真正的人,就像我一样。”由于在读大学时面临了众多的机遇,这个年轻人,像许多其他学生一样,经历了对世界及对自我的全新的认识过程。10大学被设计成为个人成长和发展的时期。有时它可能是令人恐惧的。确切的说,它是一种经历,有助于年轻人的长大和成熟。他们不仅正在结识新人、新知,而且还在习得那些搜集和处理信息的新方式。他们在了解自我、他人和他们所生活的世界的过程中正骄傲自豪的成长起来。Unit2 How reading changed my life1 我在一个美丽

的地方度过了我美好的童年。我成长的地方是人们梦想中养育孩子的地方—地方不大,但

却有一片让人喜欢的殖民地时期的老房子,房子里有中影大厅,外面有生长多年的玫瑰和

安静的马路。我们走着去学校,夏天的时候便四处游逛。在那里,大家对彼此甚至对方的

兄弟姐妹都很熟悉。小时候和我一起上学的人中,有一些现在仍然住在那里。2可是那时

候在我的内心里总是有种感觉,觉得自己应该去别的地方看看。尽管我每天四处游逛,但

我并没有什么地方可去,也想不出来自己要离开的理由。我是书里周游世界的。阅读《米

德尔马契》和《小公主》,我去了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阅读《安娜卡列妮娜》,我去了

沙皇倒台之前的圣彼得堡;当我阅读《飘》,《蝴蝶梦》和《简爱》时,我又去了塔拉庄园,曼陀丽庄园和桑菲尔德庄园,见到了所有那些有着高高的天花板的大房子和发生在那

里的激动人心的故事。3 八年级的时候,我为了拿到一个修女办的学校的奖学金,参加了

一次考试,作文题目开头是一段引文:“这是我一生中最乐意做的事情,这里是我最好的

安息之所”。后来,在紧张尴尬的吃金枪鱼沙拉午餐的时候,我听到和我同桌的其他几个

女孩说不知道那段引文的出处,也不知道那段引文是什么意思,那时候我就确信,那笔奖

学金是我的了。记不清有多少次我曾陪着西德尼·卡顿,像《双城记》结尾描述的那样,

一步一步走上断头台,走向他所认为的最好的安息之所。4 就像我读过的很多其他书一样,对我来说,我读的仿佛从来都不是一本书,而是去我曾经生活过或已经游玩过而且仍要故

地重游的地方。书中所有的人物—绿山墙的安妮、海蒂,杰伊·盖茨比,伊丽莎白·本内特,迪尔和斯考特—都比我所认识的现实生活中的人还要真实。那时我的家在费城城外一

个生活舒适的

上一页下一页地方,但我实际却生活在别的地方。我生活在那些书中,那些书比我生

活中的其他任何事情都要更真实。我上小学时背过的一首诗现在我仍然记得很清楚,那是

艾米丽·狄更生的一首诗:“没有一艘快船能像一本书一样/带我们跨过万水千山/也没有

一匹骏马能像一首小诗一样/昂首阔步,跳跃前行。”5 或许只有在现实中得不到满足的

孩子像我一样被书所吸引。或许对读写能力的狂热就必定会让人不安分。那时,在我家里

有一把带有弯曲扶手的椅子,这把椅子还配有一个方形的脚凳,就放在客厅的一个角落里,旁边还有一张用酒桶和一块木板做成的桌子。记忆力,我总是伸开四肢躺在椅子上看书,

把细瘦的双腿搭在椅子的一个扶手上。妈妈总是说:“今天的天气多好啊”。无论春天还

是秋天,甚至是刚下过雪的冬日,她也总是或经常这样说。“你的朋友们都在外面呢”。

是的,我的朋友们总是爱在外面,来到大街上,来到田野里,来到小溪边。我知道对一个

小孩子来说,这是一种在正常不过的诱惑。6 我还清楚的记得那时候的生活,记得在内勒

河那条潺潺的小溪里,搬起石头寻找里面的小龙虾;我也记得在电车轨道上放上小分币,

等电车经过后,再跑去把压扁的硬币取回。但我内心中最美好的部分却仍是在家里,在我

平摊在桌上以标记所读到的页码的某本书里,书中那些虚幻的人物还在等我回来将他们唤醒。7从我躺在那把椅子看书的时候直到现在这些年里,我发现这么做的人不止我一个,

尽管那时就我所知、就我的父母和朋友所知,我确实是唯一一个爱读书胜过爱玩的孩子。

在书中,我不但周游世界,也在自己的内心世界畅游。通过读书,我了解了自己,知道自

己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发现了心中的渴望,并且敢于对自己和自己的世界进行种种幻想。通过读书,我学会了辨别善恶是非。清醒和睡梦之间,便是读书。书是另一个平行存

在的宇宙空间,在这里,我也许是初来的,但绝不是一个陌生人,这里是我真正的、真实

的世界,是我的完美的小岛。8很多年后,我发现在这个世界或这个小岛上,我并非孤身

一人,就像鲁滨逊·克鲁索发现岛上还有一个星期五。我发现(当然是通过读书)我叉着

双腿躺在椅子上看书的时候,牙买加·金凯德也正以同样的姿势坐在安提瓜岛上,在加勒

比海耀眼的阳光下读书,仿佛饥不可耐,而书是填饱肚子的面包。9 一直以来,阅读就是

我的家园,我的精神食粮,我的伟大至上的伴侣。特洛洛普把这称为“书恋”。他说:

“书能使你活着的每分每秒都美妙无比。”然而,在所有我们认为能给人们带来普遍安慰

的很多东西中—上帝、性爱、食物、家庭和朋友—读书带给人们的安慰似乎最少被人提起,起码没有在公开的场合提到。但对我来说,读书就是我能想到的、能感受到的一切:不论

是当我在贪婪地读着一本又一本的书的时候,还是当我虽然坐在椅子上,心却早就飞出了

家门的时候,或是在我周游世界而却不曾离开家门的时候。我读书并不是出于一种优越感,也不是为了升官发财,甚至也不是为了学习。我读书只是因为我喜欢读书,比世界上任何

其他活动都喜欢。10 成年后,我意识到,尽管我对读书本身的兴趣丝毫未减,可是世人

却总是对读书的乐趣持有一种敌视或视而不见的态度,就如当年我的好姐妹们一样—她们

总是砰砰地敲着我家的纱门,叫我把书放下,不管那是本什么书,总说那是“无聊的书“,虽然我们口头上也说读书的好处,但实际上我们的文化中总有一种怀疑,怀疑那些读书读

得太多的人,(也不知道读的太多是什么意思)是懒虫,是漫无目标的空想家,是还没长

大还需要到外面世界体验人生的人,是自视高人一等不屑与他人为伍的人。11 我们美国

人的性格里有一种东西,甚至暗中敌视漫无目的的读书行为,打心眼里认为读书只不过是

升职的一种手段而已。美国还是一个重视社交,看重团队的国家,相信一种心理上的多米

诺骨牌效应:独处会导致不合群,而不合群的人最终会成为失败者。任何拒绝与人交际的

行为都是可疑的,特别是那种鱼“走出去,行动起来”这一精神相抵触的行为,那似乎是

我们民族性格的核心所在。人们脑海中的美国总统的形象总是行动力强的人,在野外狩猎

的西奥多·罗斯福,与兄弟们传橄榄球的约翰·肯尼迪。对于那些读书成癖的书虫,唯一

的安慰是林肯,他孤独的坐在火炉旁边,说道:“谁能给我一本我没有读过的书,谁就是

我最好的朋友。”12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美国出现了一种求职谋事主义。人们只认可对

自己事业有帮助的阅读。国内最好的文理学院哲学或英语专业的学生总是被问:“你们学

这个专业有什么用,将来打算干什么?”仿佛在商业社会的压力下,单纯的追求学问已经

落伍了。读书不再为乐在其中,而是变成了某种目的,变成了一种顽固的自我发展:虽然

一个管理人员可能从《白鲸》中学到更多的东西,但是人们却认为他应该读《超级成功

上一页下一页人士的七种习惯》这样的书。由内心追求快乐的欲望所驱使的阅读,已

经变得让人无法认可了。人们认为这种阅读好像是一个人乘坐地铁漫无目的的从一个地方

到另一个地方。13 我在报界工作过多年。对于很多新闻记者来说,在20世纪后半叶,读

书常常伴随着一系列需要解决的问题而被提起:公立学校的孩子是不是很少读书?美国人

是不是比过去读书少了?书面文字是不是被口头文字取代了?电视和电影是不是取代了书本?新闻工作者们的回答通常都是:“对,是的,没错。”在文学批评圈里,文学教授、

小说编辑和小说家围绕阅读展开讨论的时候,有时会带有一种可怕的排外性。他们总会说

那些书好,那些书差,那些书值得买,那些书毫无意义。他们总是在谈论品味,但这听起

来绝对很势利。14 这些当然都不是什么新鲜事,读书向来被人们当成一种手段,用来把

一个国家和文化分成两部分。文人和其余的人,有才智的杰出人士和普通老百姓。但自从

15世纪谷腾堡发明了印刷机以后,书本变成少数人享有的艺术品逐渐变成大众的信息来源。从那以后,少数人想独占书本并把读书据为自己的领地就更难了。但评论家和学者却继续

这么做。我开始读他们的作品时,发现他们中很多人认为诗歌、散文、小说、史学和传记

的质量在迅速下降,已经沦为知识产品当中的廉价品处理掉了,这让我赶到很沮丧。但读

书将我从沮丧中解救出来,因为我读的书越多,我就越会意识到事情向来如此。很明显,

文学研究,无论是1840年的文学,还是1930年,或者是1975年的,一个必不可少的部

分就是要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曾经有个黄金时代,但现在应经一去不复返了。1923年,出版界的专业杂志《出版人周刊》就曾有这样的感慨:“电影占去了国人那么大一部分的休

息时间,以致于人们几乎没有什么时间干别的事情了。”1960年,法国作家路易斯·费迪南说道:“小说无法与汽车、电影、电视以及烈酒竞争”。15 虽然,没有人谈论我们这

些真正的读书人的安逸和愉悦,以及我们活跃的亚文化,但我们读书不是为了评判他人的

阅读,而是为了衡量自己我们这些人之所以读书是因为我们爱读书胜于一切,我们看到书

店就好像有些人看到珠宝店。我们这些读书的人那么多,而且我们才是真正的读书界,竟

然没有人谈论我们读书的乐趣,这实在是奇怪,我们是曾经热切的等该狄更斯最新小说的

最新连载的那些人。我们是确保《傲慢与偏见》永远都不会绝版的那些人。16 自从当年

亲戚们在圣诞节送给我这个爱独处的孩子皮书签一直到现在,一切如故。我们仍是在类似

于扶手椅的地方发现志同道合的人;在书店的柜台边,当我们怀里抱着一堆书的时候,在

图书馆的借书处;在学校,当老师介绍我们认识的时候—当然,还有在书中,在那里热爱

读书的人的人们形成的活跃的有特色的亚文化,在《杀死一只知更鸟》一书中,“斯考特

说过,直到我害怕失去一本书时,我才开始爱上读书,这就像一个人不懂得热爱呼吸一样。

17 读书像我们文化中很多其他东西一样:真正的意义在民众心里,而不是在学者或专家

身上。我要是相信了那些人关于读书的一些观点,那我就要绝望了。但我并没有绝望,读

者的来信需要我去回复,比如说有一个小姑娘,她的妈妈送给他一本我写的什么,他在信

的开头写道“我想我就是人们所说的书呆子“18 “我也是“我回信说

上一页下一页

下载文档原格式(Word原格式,共5页)
相关文档
  • 大学英语精读课文翻译

  • 现代大学英语精读课文

  • 大学英语精读1翻译

  • 现代农林英语课后翻译

  • 大学英语精读翻译

  • 现代大学英语课文